产品中心

<<返回上一页

茶台番薯花开亦若兰

发布时间:2018-10-12 19:02来源:未知点击:

  连日大雨,下得人都快要发霉了。放在厨房里的几只番薯也不约而同地发了芽,便拿出来,找只花盆用水泡上。不几日,鲜亮的嫩芽长开了,叶片碧绿,蔓藤下垂,袅袅婷婷地,往茶台上一摆,成了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我的花园里也种了一些番薯,最初的目的是为了赏花。番薯藤若是不经修剪,便攀爬得厉害,花园的一面篱笆墙上被郁郁葱葱地铺满,看一眼,全是它。花期一到,篱笆墙上便开满了大朵大朵紫红色的喇叭花,与牵牛花无异。阳光照耀之下,番薯花自有一股甜甜的香气,香气在空气里跳跃,比牵牛花来得更为馥郁。相比牵牛花的精致温婉,番薯花别有一番大气和飒爽,便是如同南方姑娘与北方姑娘的区别

  当然,再美丽的番薯藤在吃货的生活中也还是可口的食物,我家餐桌上不时地会出现一盘碧绿的清炒番薯叶。此外,我是喜欢吃番薯的。下了厨房,便会翻着花样把番薯做成各种各样的美食,蒸煮番薯、番薯粥、番薯姜糖水、番薯拔丝、炸番薯丝、番薯干、番薯饼等等等等。番薯看似甜,却总吃不腻

  我刚上中学时被寄养在乡下的亲戚家里,那是物质还相对匮乏的年代,亲戚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大部分靠种植农作物,番薯是其中之一,那时候番薯除了是人的主食,亦是猪的主食。我便成了亲戚家自带生活费的劳动力,每天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就下地去割番薯藤,番薯藤割好了要担回家洗干净,用刀切碎,再把番薯也切碎了一起煮成猪食喂猪,这样猪才长得胖,到年关了才能卖出好价钱。侍弄好猪吃番薯,人的餐桌上也几乎餐餐是番薯,久而久之,看到番薯便感觉反胃

  彼时远离父母寄人篱下,吃着寡淡单一的食物,又要做与自己年纪不相称的农活,割番薯藤的时候总会割伤手指,切番薯的时候也常常会误伤了自己,每每觉得满心委屈,却无可奈何,便躲起来哭。幸而有番薯花。当自己一个人孤独地站在番薯地里,望着地里那一大片仿佛永远也割不完的番薯藤,望着番薯藤上盛开的美丽的小喇叭花,便觉得它们是在吹奏一曲欢快的交响乐,又像是冲锋号,于是便看到了希望

  离开亲戚家回到父母身边之后,在很长的时间里不愿意吃番薯,一见番薯,便是一段委屈的记忆。跟随父亲大江南北地辗转,又尝试吃了各地不同品种不同口味的番薯,那段委屈便慢慢地淡化了。后来亦知道番薯在各地的叫法也不尽相同,有叫红薯的,有叫地瓜的,有叫山芋的,有叫土豆的,有叫山药的……我还是习惯也喜欢称之为番薯

  广东人在戏谑别人笨拙可爱的时候常常会说“你这块大番薯”,听来亲切至极,同时也与番薯的来处有关:农史学家考证说,在明代万历年间广东人陈益到越南,发现番薯“润泽可食,或煮或磨成粉,生食如葛,熟食如蜜,味似荸荠”,因此将其引种到东莞,我们才得以吃上番薯

  如今食物的选择逐渐多了,番薯从主食变成了辅食、零食,其他的物品亦一样。物质丰盛起来,人的欲望也多了。雨过天晴,想起苏东坡的诗“红薯与紫芽,远插墙四周。且放幽兰春,莫争霜菊秋。”诗里写的红薯并非今日的番薯,但其中韵味也与眼前我的花园中的番薯花相差无几。东坡诗还有后半部分:“穷冬出瓮盎,磊落胜农畴。淇上白玉延,能复过此不?一饱忘故山,不思马少游。”

  马少游说“人生一世,但取衣食裁足。”如此,能寡淡地吃番薯,也是人生的一种修行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