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返回上一页

茶台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及艺术红木家具专

发布时间:2019-02-18 01:07来源:未知点击:

  继2017年将古典文人书房雅趣将非遗带出国门、魅力水墨展现东方气质之后,2018年1月10日至14日,第23届美国洛杉矶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洛杉矶艺博会”)在洛杉矶会展中心举办,这也是中国国家展区第4次踏上大洋彼岸土地。在广受中外参观者喜爱并创造了喜人成交额的“双优”成绩后,今年的中国国家展区非遗展区将用怎样的视觉饕餮来满足艺术爱好者和收藏者呢

  作为由文化部支持、中国文化传媒集团主办的重点海外项目,中国国家展区一如既往地坚持学术性与艺术性并重,立足于打破精英艺术与民间工艺的界别,整合雕塑、绘画、诗意生活空间、当代视觉文化等多种元素,在大洋彼岸营造一场精彩纷呈的东方艺术视觉盛宴。以“品位风格——传统工艺的古典与浪漫”为主题的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作为本次中国国家展区的一大亮点,由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特邀会长宋建文,副会长安志跃,副会长、艺术红木家具专委会会长林伟华等亲自甄选一批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古典红木家具、传统工艺精品,以展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国寿红木董事长陈国寿、泰和园董事长邵湘文、明堂红木董事长张向荣、红宝轩红木董事长曹兆庭、鲁班木艺董事长李爱金、卓木王董事长杜承三、龙泉宝剑铸剑师胡小军、龙泉青瓷制作人郑峰,以及艺术家韩墨、黄欢等携各自的代表作品,为西方观众呈现丰富多元的东方文化魅力。本文特选登部分参展作品(排名不分先后),让观众先睹为快

  广东省东莞市鸿普轩家具有限公司创立于上世纪80年代,是较早关注并营造红木家具展厅家居氛围的企业之一,也是国内较具现代化的新中式红木家具生产制作商。目前公司共有国寿红木、国寿大唐、世外桃源三大品牌,并建造了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的中国国寿红木家居文化艺术馆。国寿红木董事长陈国寿有着50年的家具制作经验,凭着极高的悟性与刻苦的钻研,他不仅创作出诸多经典的红木家具系列作品,获得诸多奖项,更将“创新”融入到企业理念中,把更多优秀的红木家具推向了寻常百姓家,为红木家具的工艺传承和文化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

  宋韵系列家具为陈国寿联手陈增弼的原创设计。此次参展的宋韵四出头梳背椅为陈国寿在原有产品基础上,对宋代家具与明式家具两者关系深入思考后,不断推敲、修改、完善后的升级之作。此椅搭脑呈帽翅状上翘,中部平滑舒展;靠背以直棂与罗锅枨组成梳背板,蜿蜒而下,贴合人脊,宜于倚靠。联帮棍跃起,扶手游走,化方为弧,末端出头。座面藤编软屉,腿足枨下安素刀牙条,以为承护。椅子由下向上略呈收势,使视觉效果更加挺拔

  广东省深圳市宜雅红木家具艺术品有限公司(泰和园),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高端红木家具品牌。自发展以来,泰和园始终坚持“只做有时代精神的中国当代艺术红木家具”的理念,成为“丝翎檀雕”的始创品牌。多年来,泰和园艺术臻品不断面世,2015年至2016年,由董事长邵湘文亲自设计并监制的“当代君子竹节椅”及“当代君子长茶台”先后获得深圳文博会金奖和东莞名家具展特别金奖等荣誉,并登上中央电视台军事农业频道、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海南博鳌亚洲论坛中心、杭州G20峰会会场,向众人展示了“丝翎檀雕”之美,成为红木家具行业传承与创新的典范,极大促进了品牌在深圳乃至全国艺术家具行业的影响力

  松鹤延年茶台结合了多种工艺和流派风格。整体而言,茶台具有典型的清式风格,使用明显的雕镂等工艺;但茶台各处的线脚与线条又颇具明式风格,属于明式与清式相结合的创新作品。此外,邵湘文在椅面、圆台的曲线和弯合度上,采用了大胆的弧线设计。作品通体由各种曲线设计而成,几乎没有绝对的直线。这使家具在用料和工艺上,都大大提高了成本和制法。同时,用高贵的檀香紫檀,将中国最古老的松鹤延年题材与明清家具富有创造性融合在一起,富丽堂皇而不失文人气质

  明堂红木创立于1998年,主要生产明清古典、新古典、新中式中高档红木家居系列产品。其拥有200亩现代化花园式厂房,拥有自动化智能生产车间,中国大陆首家应用进口最新烘干专利技术,选用食品级G20标准环保油漆,真实还原木材自然纹理,引领红木制造工艺革新实现产品品质7大提升,更富实用和艺术价值。明堂红木拥有600多名能工巧匠和专业人才,由国家级设计大师、亚太地区手工艺大师陆光正等人组成的大师级设计顾问团队,领衔产品研发设计,开启东阳红木家具行业的先河

  公司先后获得“东阳市红木家具行业协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红木家具协会执行会长单位”“浙江省名牌产品”“中国红木家具十大影响力品牌”“中国红木家具十大风云企业家”“中国红木行业特别贡献民族品牌”“2016浙商工匠精神奖”“2016G20浙商功臣奖”“G20杭州峰会突出奉献奖”等称号和荣誉

  明堂红木为杭州G20峰会提供的会议椅分为元首椅和部长椅,分别名为“首席”和“上宾”,由紫光檀和大果紫檀打造而成。椅子设计来源于圈椅,椅圈弧线和满遒劲,诠释了“天圆”意境;椅盘线条中正刚直,勾勒出“地方”之意,“天圆地方”也暗含了中国式素朴而又含蓄的宇宙观。座椅的细节设计颇具苦心,坐垫靠包的布料选用法国原装进口软装布料,内填高回弹力三明治海绵,支撑饱满均整,坐感舒适、透气。布艺绣花方面,采用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苏州刺绣,其图案秀丽、构思巧妙、绣工细致、针法活泼、色彩清雅

  浙江卓木王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成立于1983年,总部位于浙江省东阳市横店杜山庄,面积达20万平方米,以园林式建筑形态精心打造,典雅精致。董事长杜承三生于浙江东阳, 17岁进入维风木雕厂学习东阳传统木雕工艺,凭借精湛过人的雕刻技艺、严谨认线岁的杜承三被破格提拔为维风木雕厂最年轻的厂长。他不断糅合各流派之间木雕工艺的风格和特色,汲取民间艺术的养分,在题材、工艺、用料、品类等诸多方面积极探索,不断创新

  卓木王品牌在保留东阳木雕传统风格的基础上,创意性地糅合各流派和民间艺术的长处,并根据新时代的人文思想集聚科学性、艺术性、投资性、实用性于一体,从而缔造出新型红木家具艺术品。经过34年的文化、工艺积淀,卓木王品牌建立了卓木王·红木大家居新商业模式,旗下已建立五大子品牌:华匠中饰、醉中国、杜公子、释东方、红木典藏,真正形成集中式装饰、红木家具、红木软装及配套产品一站式全方位整体解决方案

  宝座作为中式家具中的大型坐具,自古以来就被人们所敬仰。不管是形制还是从名称上讲都充满霸气,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在应用中,宝座的使用非常灵活,不像其他坐具或大或小就显得不伦不类,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和陈设的环境要求进行定制,可大可小,并无太多不妥。不管是大是小,宝座得天独厚的王者之气是无法掩饰的;而同时,在选择时也是最为灵活的,既可以成对摆在厅堂,也可以单独选择摆在书桌后面。此款宝座在传统经典宝座款型的基础上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创新,传达出当前盛世之下的和谐文化

  江西鲁班木艺产业有限公司(广州艺兴红木古典家具厂)创立于上世纪90年代初,以“做精品、创品牌”为宗旨,努力汲取中国传统家具工艺之精华,坚持全手工制作,以严苛的制造工艺打造了众多集古、雅、精、艺于一身的优秀作品。从爱好旧家具到参与旧家具修复研究工作,董事长李爱金深入研究明清古典家具文化30余年,对家具的设计改良,他持之以恒,用不同形式表现时代特征,追求低调的奢华;对明清家具,他情有独钟,用不同方式表达对文化内涵的理解,进行改良和创新

  在李爱金的概念里,生活就是设计。他打破传统思想,继承明清古典家具的制作技法和文化底蕴,投入明清古典家具的研究、设计和制作的浩瀚工程中,充分展示了红木家具的榫卯光芒,获得中国传统工艺大师称号,并使鲁班木艺成为北京保利拍卖的长期合作伙伴

  此桌精选优质的酸枝老料,采用了极为简练的造型,无束腰,牙条边起阳线与腿阳线相交,腿足间施霸王枨,修长腿足下端内卷转成圆球,给人飘逸、疏朗之感。每个构件均干净利落,桌身底部边、抹及穿带均起阳线;榫卯活拆不上胶,整器峭拔。此款南官帽椅造型简洁,椅背板三段攒框打槽装板,上段落堂透雕云纹开光,下段镶落堂卷草纹亮脚。座板攒框镶板芯,面板独板,下安罗锅枨。足下安步步高管脚枨。榫卯活拆不上胶,整器光素无雕饰,尽显朴素之美

  广东中山红宝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红宝轩)以弘扬中国红木家具艺术为己任,力求为国人打造出高雅的生活艺术品以及实用性家具。目前,红宝轩包括三大品牌系列“清风国韵”“景泰国韵”和“大明雅韵”。作品曾被恭王府、钓鱼台国宾馆收藏,并亮相首届中法文化论坛

  红宝轩董事长曹兆庭有着20多年的红木家具行业从业经验,凭借对红木家具的喜爱以及孜孜不断的探索精神,研发设计了多品类的红木家具。由其研发设计的“清风国韵”系列产品,将深雕、立体雕、透雕等多种雕刻手法娴熟运用,创造出行业少有的9层立体雕刻;“景泰国韵”系列把景泰蓝艺术巧妙融合进家具中,整体款式去繁就简,明快时尚;“大明雅韵”系列中,曹兆庭创造性地在明式家具的基础上融入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齐白石专长的动植物等意象元素,产品自然古朴的诗情画意可谓“入木三分”,集“美、用、藏”于一身,开启了书画与红木家具结合的新可能

  在此件作品中,跃跃欲试的蝗虫雕刻在椅子的靠背板上,搭脑上用立体雕手法雕刻螭虎,流露着故乡情结和童真情趣。雅趣与俗趣相融,质朴中透着优雅,简练流畅的线条、优良天然的材质、舒适的体感,让人流连忘返,整张椅子将明式家具的雅趣与齐白石国画中的天然之趣表现得淋漓尽致。“国画+明式家具”的独特创意,流露出清新又不失厚重的艺术韵味

  胡小军,字译夫,号剑村,浙江龙泉人。中国传统工艺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好莱坞知名导演吴宇森御用铸剑师。胡小军自幼热衷中国古代刀剑文化,后游学各地,倾身心全力钻研中国古典刀剑制作。2009年创立龙泉剑村刀剑研究院,致力于中国古典刀剑文化的传播与全手工孤品经典刀剑的打造。他用近20年时间,完成失传已久的旋焊百炼钢锻打技艺的复原,后又复原古代镔铁、草钢等稀有钢材的冶制技术,创造性地打造出适合刀剑制作的陨铁钢等,拓宽刀剑制作的材质选择。胡小军曾为《赤壁》《孔子》《小夜刀》《大闹天宫》等20多部影视作品定制真刀剑。作品先后荣获“中国工艺美术金奖”“中国电影道具金奖”等多项大奖

  郑峰,1974年出生于浙江龙泉,青年艺术家、中国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青瓷文化研究院(香港)执行院长。龙泉市郑峰青瓷工坊为2014APEC会议用瓷指定生产单位,参与2014APEC会议国宴、国礼用瓷设计,主要负责美人醉、手工中式盖碗、智峰茶壶的制作。郑峰多年来潜心研究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2015年被评为龙泉市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郑峰多年从事龙泉青瓷的研发与制作。他介绍,青瓷工坊的经营始终坚持着以下原则:一是坚持纯手工制作,不做批量化工业生产;二是坚持对传统的粉青釉、梅子青釉的探索;三是坚持在传承传统艺术精粹的基础上加以创新

  郑峰制作的青瓷工艺品,曲线婀娜,釉色完美,在灯光的映衬下流转着淡淡的光芒,仔细观赏,耳畔似回旋起了汴京的丝竹弦乐声,那抹碧色就如宋词里描绘的仕女款款而出,顾盼生辉

  在创作中,他更高地要求自己,追求极简之美同时,不断挑战着龙泉青瓷粉青釉、梅子青釉色的独特配制技艺,多次施釉和薄胎施釉技术,厚釉烧成技术和哥窑的开片控制技术

  韩墨的画给人第一印象是其鲜艳的色彩。在传统的中国画中,一般多不重视色彩,所谓“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即便使用色彩,也不过是金碧、青绿、浅绛等几种类型,带有浓厚的程式化色彩。而韩墨对于色彩的运用却要大胆得多。在韩墨的笔下,墨,不过是色彩中的一种,并不占有君临天下的主导地位

  在韩墨的绘画作品中,西画的侧重于真实、丰富的色彩观,民间艺术的倾向于吉祥、浓艳的色彩观,和中国画含蓄、蕴藉的色彩观,和谐而又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升华为一种新的,热烈、绚丽、鲜活、火爆的色彩观。作为这种新的色彩观的实践呈现,韩墨的绘画作品在画面上有着高昂的激情和饱满的诗意,常常给人以耳目一新的视觉冲击。其次,在形式构成上,韩墨在创作中也进行了有益尝试和探索。他熔西画的“写实”与中国画的“写意”于一炉,合西画的“具象”与中国画的“意象”于一身,既比纯然的前者“雅”,又较纯然的后者“活”,给人提供了一种新的审美体验和新的视觉享受,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中国画的语言体系和表现空间,对于当代中国画尤其是花鸟画的体格转型,无疑有着耐人寻味的启示意义

  很显然,韩墨的这种既有传统因子,又有现代元素的绘画理念和绘画方法,是一种迥异于人们所常见的单线状的乞灵外援或发掘内蕴的别样探索,因此乍一看,在外在面貌上每每会使人感到不适应、不习惯,甚至会觉得有些不像是中国画。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是由于很多人的头脑中往往存在着一个关于中国画定在形式的“先验命题”,以昔日传统中国画的体格作为观测坐标和界定基点,来看待当下体格不一、形态各异的多元探索,尤其是与主流形态在面貌上有着较大差异的别样探索,因此才得出了以上貌似维护中国画的纯正而实则狭隘偏颇的错误结论

  用发展的眼光来衡量,传统其实是一个动态的概念,而所谓中国画的边界,只有在相对的、动态的意义才能成立,当初林风眠、蒋兆和、陶冷月等借鉴西法的融合派曾屡遭非议,有时甚至被拒之于画展的门外,然而到了今天,这些作品已经成为中国画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便是历史和时代所造就绘画发展的本体化进程和本体化逻辑。对于韩墨的别样探索和他的彩墨花鸟画,不妨也作如是观

  黄欢的画非常漂亮,颜色用得很多,墨很少,墨用来造型,表现人或鸟的轮廓,也起到调和颜色的作用。我们不能用一般水墨画的概念来看黄欢的画,她更多的是吸收石窟壁画的传统。石窟壁画的颜色本来都很漂亮,时间使一些颜色褪化,画面显得更加和谐,却增添了几分神秘。黄欢说她分别对中国敦煌、克孜尔石窟壁画的色彩关系进行了规律性的量化分析,并运用到她的创作实践当中

  黄欢彩墨作品 《恋曲2016-2》2016年 金潜纸、矿物色及水墨 49×53厘米

  在黄欢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三重含义,首先是神话的主题,透过“人-鸟”的演绎追溯人的自然本质,人与自然的和谐。其次是为适应题材的表现而采取的手段,将石窟壁画的材料和技术运用于创作。材料的变化不是目的,也不是思古的幽情,而是实现新的表现。在现代水墨画中最难表现的是现代的视觉经验,对于很多艺术家来说,尤其是像黄欢这样的青年艺术家,这种经验先于艺术的经验,但在水墨画中很难有效地表达,这也成为水墨画在当代艺术中的弱项。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黄欢实际上是借用传统的材料表现了现代的视觉主题,鲜艳的颜色与强烈的对比尽管不是对现代视觉经验的暗示,也是如预成图式般地存在于她的潜意识中,只会在合适的条件下显现出来。如果比较黄欢以前的作品则更为明显。她以前的青春题材充满活力,但仍是在传统的笔墨中通过形象与形体来表现的,笔墨与题材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这种矛盾实际上是艺术家的自我与表现方式之间的矛盾。艺术家希望按照现实的视觉经验来表现,但材料的限制无法实现这种表现。黄欢在对传统的重新研究中发现新的材料,尽管这些材料依附于一个更加久远的传统,但她在对神话的重新阐释中找到了材料与题材的契合点,更加重要的是,潜在的自我在这种结合中找到了归宿。从实质上说,神话的主题正是在自我的支配下产生的变异,背景的表现更接近现代的视觉经验,那种色彩是黄欢她们这一代人对景观时代的独特感受

  黄欢彩墨作品 《恋曲2016-1》2016年 金潜纸、矿物色及水墨 49×53厘米 赠山水美术馆

  第三层含义就是形象了。不论艺术家设定什么样的主题,最终的表达还是视觉形象。黄欢的“人-鸟”为神话的主题而设计,但却是现代青年的形象,虽然她设定了一些神话的符号,如鸟翅、鸟眼等,人物的精神却是现代的。如果把画中的背景理解为现代的环境,那么人物就是现代的。这些人物在黄欢以前的画中出现过,黄欢没有在人物上追求古人的想象,而是赋予他们现代的气质,这些都通过动态、形象和关系体现出来。肢体语言在其中有重要作用,飘忽、转折、困顿的人体用柔和的长线条勾勒出来,在灿烂的花丛中格外醒目,它喻示的不只是形式的关系,而是现代人的精神出路,欲望、时尚、诱惑等都在身体的变化中表现出来,背景的花丛不仅是欲望对象的暗示,也是欲望的解脱,“人-鸟”的意义就体现在人性向自然的归复中

  “此次展出的红木及特色传统工艺品集文人清雅与宫廷富贵于一身,呈现出中国传统工艺美术中所特有的造型风格、工艺特点与艺术魅力,让公众在观看、体验、交流中,全面地感受中国传统文化中独特的家居陈设规制与生活美学追求。”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副会长、艺术红木专委会会长林伟华说

  全联民间文物艺术品商会特邀会长宋建文表示,商会希望通过中国国家展区与海外艺术博览会的联合平台,积极推动中国艺术家和艺术作品进入海外主流艺术品市场和业界人士的关注视野,促进中国文化更加高成效、高规格地“走出去”和“走进去”,搭建中国海外文化贸易的高新平台。据悉本届洛杉矶艺博会中国国家展区将持续至2018年1月14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