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返回上一页

茶台已经跟过去的窑差别较大了

发布时间:2018-12-23 20:09来源:未知点击:

  太湖岸边,夕阳把它的光芒射向湖面,微风乍起,细浪跳跃,搅起满湖碎金。美丽而宁静的宜兴还有这么美的一面,差点让我忘了是为了紫砂而来

  在丁蜀紫砂村中的刘斌工作室,不远千里从我省商丘赶来的壶友汤先生一行人正团团围坐茶台,上面摆放的正是第五次养壶大赛的参赛壶型之一—高潘壶。商丘壶友此行为何

  经我打探得知,原本为豫东赛区壶友特别订制的高潘壶受到了疯狂热追,原定20把分分钟领光,不少壶友向村长恳请“扩容”,于是就有了我们面前这些为壶友再次追加的10把高潘壶

  仔细端详眼前的高潘壶,大红袍泥料特有的细腻纹理,上手把玩犹如婴儿面般吹弹可破,气宇轩昂的壶型丰腴饱满又不失典雅。真是一把人见人爱的好壶

  请教制作者刘斌老师才知,一般的紫砂壶烧制一至两遍即可,而眼前这把高潘壶则是反复洗了五次的“火浴”,方才出落成今天这般俏丽模样。由于大红袍泥料高达27%的收缩比,每烧制一次,就伴随着一次壶体破裂的风险,最终的成品率差不多只有一半。每次进窑的温度火候也十分紧要,高则壶身起泡,低则颜色淡化,多一分少一毫都不能恰到好处

  “我前后差不多做了有五十把壶胚,你看看,最终的成品也就只得这么几把”,刘斌老师说道,“用耳朵去判断它的窑温是否足够:如果声音比较低沉、孤闷,代表窑烧不足;如果声音接近金属声,代表温度过高;如果声音清脆悦耳且带有适度的回音,大致可以判断它的温度是标准的”,这也是多年经验积累得到的另一个小诀窍哟

  烧窑在过去是有许多讲究的,有些老规矩现在已经被“淘汰”了,因为现在多为可控的天然气窑、电窑等,已经跟过去的窑差别较大了。刘斌老师讲起过去的“柴窑时代”,一把壶从选泥料到制作生胚只能算完成了第一步,出窑后才能真正断定它的品级优劣,烧制的温度、火候、时长,甚至连烧窑时摆放的位置都将直接影响它最终的效果,原来烧窑也是如此关键的一个步骤,紫砂艺术称之为“火的艺术”,当之无愧啊

  提起这次让刘斌独自扛起豫东分赛区大旗的重任,村长蒋卫东表示,“现在养壶大赛已经正式开赛,接下来除了每周六下午固定在郑州国香茶城紫砂村中举行壶友聚会,我和刘斌老师正在商讨去商丘举办几次壶友交流活动。届时,除刘斌老师外,可能还会请到重量级紫砂大师倾情助阵哟!豫东分赛区的活动仅仅是一个开端,我们希望养壶大赛能够走得更远!”



相关推荐: